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如意彩票 > 非传统计算机 >

以观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

发布时间:2019-05-02 03:4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0月下旬和11月中旬,中国海军分别与巴基斯坦和印度两国海军举行了海上联合搜救演习。中国海军首次与外国海军举行非传统安全领域的联合军事演习,反映了中国倡导树立新安全观,以互信求安全,以合作促安全,共同解决传统与非传统安全问题的一贯努力。非传统安全因素对全人类构成新的现实威胁

  当今世界各国所面临的各种安全威胁,概括起来主要是两大类:一类是传统安全威胁,另一类是非传统安全威胁。

  传统安全威胁是伴随国家的出现而发展起来的,如民族矛盾、宗教冲突、领土争端、资源纠纷、意识形态的对立等等。这些矛盾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导致国家之间的政治、经济、外交乃至军事上的全面对抗,直至爆发武装冲突。冷战期间,世界上发生了数百场战争,其中大多数是由传统安全问题引起的。

  冷战结束后,随着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国际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传统安全威胁虽然没有完全消除,但影响相对下降,这是国际局势总体上不断走向缓和的一个重要原因。与此同时,在这一大背景下,由于各种国际矛盾的存在和世界发展的不平衡性,一些非传统安全因素日渐突出。除了日益猖獗的国际威胁和南北差距日渐拉大的贫困问题外,类似亚洲金融危机那样在一夜之间即导致某一地区多个国家经济几近崩溃的经济安全问题,黑客攻击国际计算机网络、窃取数据、破坏网络运转等信息安全问题,艾滋病、SARS等重大传染性疾病蔓延传播导致生命财产重大损失的公共卫生安全问题,越境走私、贩毒、偷渡、非法移民等跨国犯罪问题,污染严重、环境恶化、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等生态安全问题,都在非传统安全领域对世界和平与稳定构成了新的现实威胁,向全人类发起了挑战。

  与传统安全威胁相比,非传统安全威胁呈现出许多新的特点:一是跨国性。绝大多数非传统安全威胁并不是一个国家独自面临的问题,而是在一个国家受到安全压力的同时,对其他国家也构成了不同程度的威胁,甚至波及到整个地区或演变成全球性的问题。二是威胁来源不确定。多数非传统安全威胁的主体不是主权国家,而是一些组织或群体乃至个人行为。如当今日益猖獗的国际活动,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三是突发性强。非传统安全威胁变化快,流动性大。在经济全球化不断发展,世界人口快速大量流动的条件下,有些安全隐患一旦出现蔓延之势,控制的难度和风险就迅速增大。四是相互转化。非传统安全威胁与传统安全威胁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也没有不能逾越的鸿沟。非传统安全威胁长期积累,在一定时期内得不到有效控制,在一定条件下可能导致国家之间的冲突或战争,最终走向以传统军事手段解决的道路。以多边军事合作解决特定的非传统安全问题

  冷战结束后,特别是“9·11”事件发生以来,国际社会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认识不断深化,为解决此类威胁做出了巨大努力。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要从根本上解决非传统安全问题,必须走多边主义的道路,加强国际合作,特别是加强国际军事合作。

  军事手段在解决某些特定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中,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正是由于这一原因,近年来以解决非传统安全问题为背景的国际联合军事演习日趋增多,成为国际军事合作的一个重要内容。以亚太地区来说,过去几年中,各国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发展迅速,出现了多个地区组织、多个平台、多种渠道的合作机制。据不完全统计,亚太地区国家举行的此类联合军事演习每年近百次。这些演习活动,在背景设置、训练内容、作战地区选择等方面,都与以往的军事演习不同,大大超出了军事同盟的范围。

  针对非传统安全威胁进行的国际联合军事演习,军事对抗强度比较低,有些演习甚至没有作战行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此类演习的实际意义降低。实际上,一个国家要使用军事力量有效地应对某些非传统安全问题,在许多情况下,并不比完成作战任务容易。由于任务特殊,矛盾复杂,涉及的外交因素多,政策性更强。军队在执行这类任务时,在兵力机动、情报保障、通信联络、后勤补给等方面都可能遇到很大的困难。因此,一般在这类联合军事演习中设置的情况都相当复杂,在演习内容上要充分体现军事与外交行动紧密结合,在手段运用上要充分展示国家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手段整体合力,在国际协调上要充分显现与联合国和某些地区组织之间的配合等等。中国积极开展非传统安全领域军事合作

  近年来,世界各国针对非传统安全问题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不仅数量剧增,而且功能越来越多样化,尤其是海上力量运用更为频繁。通过这类演习,国际社会在摸索制定应对各种非传统安全威胁的相关原则,努力提高联合行动能力,维护地区与世界的稳定与和平。

  中国多年来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积极倡导树立以“互信、互利、平?取⑿?”为核心的新安全观,致力于推动与世界各国、尤其是周边国家的军事安全合作,取得了显著成效。中国积极参与打击跨国犯罪活动,支持在该领域的国际合作,签署了《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公布了“关于加强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政府立场文件;与东盟国家签署了“关于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联合宣言”;同上海合作组织其他成员国共同缔结了《打击、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此外,还与多个国家建立了双边反恐磋商机制。

  国家总体外交的发展对军事合作提出了新的需求,推动了我军与周边国家的联合军事演习或演习观摩活动。2002年,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两国军队在边境地区首次进行了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今年8月,上海合作组织又进行了五国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前不久,中国海军分别与巴基斯坦和印度海军进行了海上联合搜救演习。此外,近几年来,中国军人观摩外军联合军事演习或邀请外国军官参观我军演习的次数也大大增加。这些联合军事演习和观摩活动,显示了我国军事外交工作的活力,加强了军事力量参与非传统安全领域国际合作的力度,为实践“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为国家经济发展创造有利的安全环境,促进建立国际与地区安全新秩序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解放军报2003年11月24日第9版)

http://mj-sports.net/feichuantongjisuanji/8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